澳门永利直营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  >  競技體育  >  訓競信息
解密杭州遊泳經久不衰的基因

发布部门:澳门永利直营 | 来源:杭州日报 |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0日

12月5日,一個普通的周三傍晚,杭州市陳經綸體校遊泳館外,和往常一樣,人頭攢動,來不及脫下校服的孩子們,從爸爸媽媽的電動車上下來後,就急匆匆地進入訓練館。有些來得稍早的孩子,則趁著訓練空隙,趴在門外的小桌子上,先完成一兩門家庭作業。在館外等候的家長們,則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談起各自的孩子……

除了陳經綸體校遊泳館,在杭州市遊泳健身中心、大關遊泳健身中心以及杭州其他少兒遊泳培訓中心,這樣的場景每天都在重演。正是這些訓練基地良性的競爭,遊泳教練和衆多家長的辛勤付出,才得以讓杭州遊泳人才輩出,基石永固。

每天近兩千個孩子接受訓練

業余遊泳培訓還要靠“搶”

說起中國遊泳,離不開浙江;講到浙江遊泳,又繞不開杭州。從羅雪娟、吳鵬到孫楊、葉詩文、傅園慧,杭州遊泳一直在爲浙江遊泳、中國遊泳源源不斷地輸送人才。

“一個市,一個項目在業余訓練中有近兩千人常年訓練,怎麽能不出人才呢?”對于杭州遊泳的成功,陳經綸體校副校長柏自悅這樣說。三大遊泳訓練基地——大關遊泳健身中心常年300人訓練,杭州遊泳健身中心400人,而陳經綸體校的數字是800人。

出了奧運冠軍、世界冠軍,名人效應給陳經綸帶來了名氣也帶來了機遇。“大家現在說到杭州遊泳,肯定要說到陳經綸體校,說到我們技術的雄厚跟訓練管理的規範。”柏自悅說,孫楊、葉詩文、羅雪娟,特別是孫楊帶來的名人效應,讓杭州遊泳有了進一步發展的機遇。

柏自悅回憶,杭州的遊泳培訓也有起步階段,當家長們還對把孩子引往競技之路感到猶豫時,陳經綸體校就采用了“逐步誘導”的方針——暑期接收大量零基礎的幼童進行遊泳開蒙,經過暑期培訓篩選,留下的一小半孩子開始學費減免培訓;繼續逐步淘汰,留待來年,留下真正的可造之才,開始學費全免,甚至是食宿補助。

杭州的遊泳培訓有多火呢?陳經綸體校、杭州遊泳健身中心、杭州大關遊泳健身中心這市內三大公立機構,僅杭州遊泳健身中心一處,每年夏天就要招收超過1000個孩子,爲保證教學質量,這些機構都不約而同地對教練進行了學員限制——每名教練,一期帶的學生不能超過100個。

前不久,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他连续两年都想在暑假送儿子去陈经纶学习游泳,但后来一问,陈经纶体校的暑期班早就报满了,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家边的一些游泳池开办的暑假培训班,好不容易才抢到了一个名额。業余遊泳培訓還要靠“搶”,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印证了杭州的游泳之热。

有意思的是,柏自悅除了是一名管理者外,還是一名知名遊泳教練,他6歲的兒子目前也在接受遊泳訓練,並參加了今年杭州市的“市長杯”少兒遊泳賽,柏自悅希望兒子能親身體會參賽的感覺,培養競爭意識。

在杭州,遊泳項目進入了杭州體育中考,這在國內也是不多見的,這也充分說明了杭州遊泳群衆基礎之雄厚。

一個項目多個“國家級”教練

三大基地良性競爭越做越大

“我們體校四個國家級教練(柏自悅、朱穎、吳霞君、吳鷹),加上健身中心婁紅梅的話,五個國家級教練。全國各地看過來,師資力量強得不可想象。”

“我們有九個主教練,實際上就是九個團隊,每個團隊就是一個梯隊。”柏自悅說,這還不算當初從陳經綸出去,然後以總教練身份牽頭建立杭州遊泳健身中心業余訓練基地的婁紅梅,以總教練身份牽頭建立大關遊泳健身中心業余訓練基地的魏巍。

每個主教練手底下有助理教練、幫教,加上主教練一起共有6個人,6個人組成的團隊各個年齡段的學員都有,形成一個完整的梯隊。

“每個教練團隊沒出學校就開始競爭了,因爲我們教練招學員不是按照年齡段劃分,每個團隊每個年齡段都有。這點和上海等其他省市不一樣,他們一個教練一個年齡段,教練相互之間沒有競爭關系。”

作爲遊泳冠軍孫楊的啓蒙教練,朱穎都數不清參加過多少次研討會了。“我被其他地方隊的教練問過幾百次秘訣的問題,我說如果真的有,那可能是在同樣的時間裏,做出更有效率的事吧。”

在陳經綸體校,絕大部分遊泳教練一整年的假期,只有年初一和年初二,雙休日對他們來說毫無概念,如果實在是家中有急事,找助手頂個半天,忙完就回,毫不拖滯。朱穎笑著說,她有時候也奇怪,自己忙成這個樣子到底圖個啥,後來只能用習慣和環境來解釋——身邊每個教練都這麽過的,也沒見誰撂挑子。

“其實領導讓我來這裏,就是希望我們能和陳經綸打擂台的。”魏巍告訴記者,2011年6月,他離開陳經綸體校到大關遊泳健身中心,當時的領導就是希望杭州遊泳能夠出現陳經綸體校、杭州市遊泳健身中心和大關遊泳健身中心三足鼎立的局面,利用競爭將杭州遊泳繼續做大做強。

轉眼六年過去,這幾年大關遊泳健身中心常年在訓的人數達到了300人,有40多人具備參加省運會的能力,向省隊輸送了6名隊員。不過,魏巍說這些“沒有達到自己的預期”,他最大的渴望還是能夠再挖掘出“下一個葉詩文”。

雄厚的參訓人數、愛崗敬業的教練團隊,加上家長的認可,如是就有了杭州遊泳成功的基礎。“杭州的家長很支持,很願意接送,因此學習訓練兩不誤。五六年級是家長最糾結的時候,這個時候教練員也通過三到四年的訓練和觀察,基本上看出了孩子的發展潛力,會有一個比較好的權衡選擇。”柏自悅說。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